叔叔还是不高兴

今天也还是没机会把心意传达到呢叔叔

 

沐浴在月光下小酌对于自繁重公务中暂且得空喘息的巴里斯来说不失为最适合的放松方式,但显然这在今天并不适用。

萨坎家族的情报自然灵通,何况“情报”还是出自自己的好侄女。

粉衣服的麻烦制造者掐准了时间般,以“玛格达的事情”为敲门砖造访了(亦或说闯入更为妥当)他的房间,话题中心自然是埃伦斯坦家那位适应性了得的继承人。尤文将他的耳朵里灌满了夹杂着“雏鹰”“晨曦”两个关键词的明示暗示,以及他是如何尽心地在舞会上探口风。这可比处理政务要头疼得多,语言上的反击起不了任何作用,两个各自心有所属的男人在彼此面前都讨不到半点好处。巴里斯半是恼怒地呵退了侄子,对方却不忘在门口还回过头挤眉弄眼。

——真该让那群女士看看他这副模样,届时她们就会迅速从那不理智的迷恋中脱身,转而感叹自己曾身负重罪了。


巴尔贝拉一反常态地没发表太多意见,在他的陪同下步入又一场玛格达必然会在的舞会,毕竟上次因吃味而异常幼稚的行为着实糟糕了些,要知道情报也可在相拥的旋转间传递,埃伦斯坦小姐不暗自抱怨自己不知风趣已属万幸。

但令巴里斯意想不到的是,玛格达此行似乎就是为他而来的,宝石般的蓝眼睛只向他的方向一望便亮了起来,使她刻意在眼角点缀的海蓝色星星也生动起来。

旋即欢快地奔向自己。

身后的巴尔贝拉。


看来埃伦斯坦小姐意外的有些记仇。

评论(2)
热度(38)

银耳炒鸡脆

一个兴趣使然又毫无银耳性的的段子手

©银耳炒鸡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