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看叔叔吃醋发自真心

       从未有法律将美丽定为应当加诸控诉的罪责,那朵红睡莲便以爱慕为养料肆无忌惮地盛放。

       当轻快的圆舞曲奏响时,美丽的雏鹰就该挽着相谈甚欢的大使先生旋入暧昧的人群之中,凭她生而多情的蓝眼睛及日益熟练的投机技巧赚取所需的情报。

       巴伐伦卡家的酒何时如今日般劣质,竟凭空生出一股酸苦味道。眉头蹙起的法务部长将高脚杯搁置在最不起眼的那张桌子上,一如他此前所站定的位置一样易被忽略,但现在,他理应奔赴这场宴会之中最危险的地方。

       皮鞋硬底踏在瓷砖地面的声响被掩在乐曲的节奏下,巴里斯熟练避开夫人们锋利的鞋跟,当他终于与玛格达的视线交汇时,第一支舞曲已接近尾声。

       她有罪。他对少女的问候颔首致意的同时漫无目的地想。

       他们并未就着华尔兹的乐曲亲密地拥在一起跳舞,即便玛格达不时飘向舞池的视线暴露了她的意愿,巴里斯仍对邀请她这件事避而不言,转而抛出数个便于被套出无关紧要情报的话题为即将陷入尴尬沉默的气氛买单,委婉地一再拖延她与下个幸运儿接触的时间。

       此番行为令同行的巴尔贝拉小小的翻了个白眼。

 

       归程的马车中并未载着玛格达,美丽的雏鹰向来目标明确,得到想知道的情报便会狡猾地溜走,从不肯多作逗留。

       但巴里斯仍旧无法对野心勃勃的埃伦斯坦小姐生出半点儿厌恶来——她该是幼时便被教导理应以裙摆支撑起迫切期待回归贵族序列的家族。

       严肃的法务部长透过车窗向月亮低叹起来,就如同面对恋人妥协般无奈又轻柔:“...或许有罪的是我才对。”


然后中年单身汉巴里斯叔叔在马车里被巴尔贝拉狠狠嘲笑了一通。

tb那个c

评论(19)
热度(168)

银耳炒鸡脆

一个兴趣使然又毫无银耳性的的段子手

©银耳炒鸡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