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英辣目相谈

0


微轰出胜,完全的不正经,ooc注意,慎慎慎慎入。

如果没问题的话。

↓↓↓

↓↓

 

 

凡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爆豪胜己最近心情特别不好,虽然他心情不好是常事,但这几天气压确实低得有点离谱了。

偏偏还有人迎难而上——当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绿谷出久板着脸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气势走向爆豪的时候,心里想的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傻子都知道每次绿谷和爆豪撞在一起就一定会是大爆炸,而且那个绿谷竟然要找这时候的爆豪的麻烦,他今天转性了吗???离事发现场相当近的上鸣紧紧闭着眼睛不忍直视绿谷即将的惨状,然而长久的寂静后,想象的痛骂和爆裂声并没有出现。

???

终于,打破这无声境地的,是绿谷的一番话。

“关于那个问题,小胜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啊?什么问题,他们两个居然也会有一起探讨的问题吗???

得到了所有人瞩目的爆豪一反常态的,没有任何其他的表示,反而是在沉默半晌后面无表情地将头转向窗外,深沉地应了一声:

“嗯。”

 

今天是世界末日了吗?上鸣·16岁·安静如鸡·电气,爽朗的内心里充满了绝望。

 

 

 

 

其实这件事还要从爆豪胜己被大家齐心协力从敌联盟手中解救出来后说起。

 

爆豪胜己自从被救出后就有了一个不知道该向谁倾诉的小秘密,说是秘密倒不如叫它疑问的好,他羞于启齿,他彷徨无措,他觉得这个鬼问题憋在心里还不如让阴阳脸去死一死。

敌联合一役为雄英的学生心里蒙上了不可磨灭的阴影,战争开始了,每个人都没法真正把自己投身到往常一样看似安逸的现状里,爆豪身为最近距离接触过敌方的学生,他再清楚不过敌人的目的和现状,他试图快速将自己抛进本来的好状态,这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思考点儿平时不太在意的事情。

比如,他被救出的那天侥幸趁死柄木不戒备炸得他满脸桃花开,正当时,敏锐的嗅觉也是忠诚的发挥了作用:一股焦香的体味随着爆炸的残烟飘进了他的鼻子里,几乎是同时,他看见死柄木转头对着掉在地上的手颤抖地叫了一声“爸爸”。

正当他的心里被自己的想法惊得翻天覆地时,同样困扰的绿谷出久出现了。

 

绿谷出久一直有一个,不,是好几个秘密,但最近最令他困扰的就是这个了——死柄木弔到底多长时间没有洗过澡了。

他曾经被死柄木在街上搭讪过,他当时害怕的要死但是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他想起当时闻到的气味,那绝对不可能是纳豆那种单纯的味道,也不是烟酒臭气,虽然真相只有一个可是要他相信敌人居然是这样一个不讲究个人卫生的家伙,多少心理上是会有抗拒的,碎碎念到这里他情不自禁的抖了抖,并由衷地感叹:“噫呃。”

“噫呃。”

 

绿谷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同时发出了同样的感叹,甚至都没有往常有点瑟缩的情绪,因为他从爆豪的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情绪。

 

他们知道,最懂自己的人就在眼前了。








“我终于可以不用一个人恶心了。”

评论(7)
热度(62)

银耳炒鸡脆

一个兴趣使然又毫无银耳性的的段子手

©银耳炒鸡脆 | Powered by LOFTER